亲亲小说>都市现代>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第9章心思、穿越(求收藏)

“你知道个屁。”夏翻译这个脓包坏水,故意将自己的一腔口水喷在了黄金标那张胖乎乎的脸颊上。

估计是知道黄金标没有洗脸,好心的帮了黄金标一把。

你不要谢我。

我是**。

人怎么可以不洗脸。

口水它也是水啊,你用手抹一下,不就等于洗了这个脸了吗。

“你怎么属驴的,还喷开水了。”黄金标一边用手抹着脸上的夏翻译口水,一边不满的朝着夏翻译嚷嚷了一句。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

更何况是人。

要不是得罪不起夏翻译,黄金标一准跟夏翻译当场干仗。

夏翻译也是抓住了黄金标这个弱点,使劲的坑着黄金标,嘴巴一撇,皮笑肉不笑道:“想不想知道这个结果啊?”

“就黑腾归三为什么没死这事情?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别说,我黄金标知道不知道都是一个德行,想要仗着这个勒索我黄金标,没门。”嘴里叼着香烟的黄金标,将自己的脑袋以上扬三十五度的角度高高的抬了起来。

“瞧瞧,你这么说,咱们哥俩的关系他不就远了嘛。”

“远点好,近了可不行。”黄金标估计也是被夏翻译坑了无数次,有了这个经验,提前打预防针道。

“你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

“没意思最好。”

夏翻译瞟了一眼还在狂吃狂喝的野尻正川,“野尻太君也是因为黑腾归三没死,才这么不高兴。”

“合着黑腾归三死了,野尻太君才高兴。”黄金标右手手指头指了指野尻正川,欺负野尻正川听不懂中国话,“野尻太君,你也是缺德,缺德都缺德到家了,比夏翻译都缺德的厉害。”

“呦西。”

“呦西你个爹。”

“别摆呼了,你也就欺负人家野尻太君听不懂咱中国话。”

黄金标赶紧挥舞着双手,让夏翻译不要在扯咸淡了,赶紧说事,“赶紧说正事,老子没有闲工夫和你瞎扯淡。”

“黄金标,你听了也得坐蜡,黑腾归三不但没死,还调到了安丘,担任了安丘城防司令,你说野尻太君他的这个心情能好嘛。”

“也是,换成谁,他也不好受,安丘将人家黑腾归三整到了疯人院,驴驹桥的时候又给黑腾归三脑袋上扣了一个通8鹿的帽子,更把黑腾归三给抓到大牢里,听说还要枪毙。”一一数落野尻正川昔日光辉事迹的黄金标,忽的回过了味。

就算黑腾归三成了安丘城防司令,他也管不到驴驹桥来啊。

驴驹桥是属于安丘的管辖范围,可是这个大小级别他不一样啊,野尻正川是大佐,黑腾归三被抓进去之前是中佐。

中佐是安丘城防司令,大佐是安丘下辖驴驹桥最高指挥官。

这叫什么狗屁事情。

有中佐管大佐的嘛。

就没有这样的事情。

可眼前这一幕,他又该如何解释?

黑腾归三这个中佐他就管着驴驹桥野尻正川这个大佐。

哎呦。

黄德贵惊讶了一声,他发现自己好像遗漏了最最重要的一个东西。

谁?

贾贵。

m的。

怪不得贾贵带着老九去了安丘,闹了半天,是黑腾归三回来了,还成了这个安丘的城防司令。

贾贵这是要高升啊。

之前安丘贾贵就是黑腾归三的手下,到了驴驹桥还是黑腾归三的手下。

这是鸟枪换炮的节奏啊。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驴驹桥是好,可是也没有人家安丘好。

黄金标动了这个心思。

黑腾归三是比野尻正川精明,不如野尻正川好糊弄,关键人家黑腾归三听的懂这个中国话,不像眼前野尻正川这头蠢猪,不管是下命令,还是其他日常行为,都要经夏翻译这么一道工序,害的他黄金标白白挨了夏翻译这么多次勒索。

这事情。

可以活动活动。

怎么活动?

貌似需要用到贾贵。

在怎么说,贾贵也是黑腾归三的心腹手下,深得黑腾归三的信任,没看到黑腾归三前脚成了安丘城防司令,后脚就把贾贵给喊到了安丘。

这是要重新启用贾贵啊。

失策。

大大的失策。

早要是知道安丘的城防司令就是黑腾归三,贾贵是要去见黑腾归三,他黄金标可不能这么坑贾贵,一不给派车,而不给自行车,任由贾贵带着老九走到安丘,从驴驹桥离开的时候,黄金标还故意给贾贵使了这个暗绊子。

这事情。

哎。

悔恨的黄金标,都想给自己一巴掌了。

黄金标估计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念叨的那个贾贵现如今还在小鬼子司令部面前的台阶上蹲着嗮太阳。

离开也不行。

进去也不行。

就这么傻愣愣的在太阳下爆嗮着。

三九天的太阳,毒辣的很,嗮的贾贵都成了傻子。

“队长。”同样嗮的成了傻子的老九,朝着贾贵苦逼巴巴的叫喊了一声,语气是那种委屈巴巴的语气。

啥时候进去啊。

这都晒了多长时间了。

在这么晒下去,人就被晒废了。

“啥事?”贾贵有气无力的回应了一句,对于啥时候进小鬼子司令部,他贾贵也不晓得具体的时间。

不过貌似对贾贵有利。

之前给他们的电话,是让贾贵他们二十分钟之内从驴驹桥赶到安丘,迟了就要枪毙,现如今他们被挡在小鬼子司令部外面。

等于是有了这


状态提示:第9章心思、穿越(求收藏)--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