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都市现代>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第5章还钱,贾队长

“聪明个屁。”贾贵一腔口水喷在了孙有福的脸上。

这味道。

这酸爽。

别提了。

真够味啊。

“这个动作不就是要钱吗?你之前安丘开鼎香楼的时候,就找我要饭钱,到了驴驹桥,又是找我要饭钱,我不就是欠你点饭钱嘛,着急什么?又不是不还,就算不还,这个账单它不在嘛,有账单在,你怕什么?”贾贵极其不要脸的说着混账话。

这么恬不知耻的言语声音。

从贾贵嘴里说出来,口气还十分的理直气壮,就仿佛是天大耀荣事情般,这是顶着无知当笑料啊。

“贾队长,你那是欠我点饭钱?你那是欠我几年饭钱,安丘欠了两年,驴驹桥欠了一年,整整三年饭钱。”孙有福越说越是来气。

都怨贾贵这个王八羔子。

仗着自己有日本人撑腰,天天赊账,有钱也不给。

之前安丘你是侦缉队队长,驴驹桥你也是侦缉队队长。

县官不如现管。

我孙有福怕,得罪不起你贾贵。

现如今我安丘开驴肉馆子,你贾贵在驴驹桥当侦缉队队长,你这个驴驹桥的侦缉队队长还管不到我安丘鼎香楼的头上。

这是孙有福底气的存在。

要不是有这么一条,孙有福根本不可能这么气呼呼的找贾贵索要饭钱,他只会婉转的、间接的提醒着贾贵,该给自己饭钱了,这个饭钱可不能在拖延了。

“贾队长,这个饭钱你今天必须给。”

“我要是不给那?”贾贵三角眼睛一挑,瞟了一眼孙有福。

“不给我饭钱,我跟你没完。”孙有福将手中的抹布,用力的丢在了贾贵面前的桌子上,力气很大的那种丢掷方法。

“你这是给我甩脸色啊。”

“这是安丘。”

“我知道。”

“你是驴驹桥的侦缉队队长。”

“我明白。”

“你驴驹桥的侦缉队队长管不到我安丘鼎香楼头上来。”

“我怎么这么不信。”贾贵翻身将枪套给亮了出来。

为什么亮出枪套。

而不是亮出枪套里面的手枪。

因为贾贵拔不出这个手枪来。

索性将枪和枪套一起亮出来。

无非就是吓唬吓唬孙有福,省的一会儿在往回装这个手枪。

“队长,队长,人家孙掌柜说的对,你是驴驹桥的侦缉队队长,人家安丘有安丘的侦缉队队长,这要是让人家安丘的侦缉队队长知道了,能给你这个驴驹桥的侦缉队队长好果子吃啊。”老九好心的劝说着贾贵。

驴驹桥是驴驹桥。

安丘是安丘。

贾贵可以在驴驹桥横,但却不能在安丘横。

就算驴驹桥,贾贵也不是那种横行无忌的存在,上面有黄金标和夏翻译两个人在,贾贵不是人家的对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

驴驹桥你都拿不住,更何况比驴驹桥大好多倍的安丘。

还是老实一点好。

关键老九不想惹祸上身。

当初从安丘到驴驹桥的时候,就因为跟着贾贵去牛记吃了一顿饭,被当时驴驹桥警备队队长郭怀玉抓住,狠狠的折腾了一天,都把两个人给累散架了,牛记吃的那点饭菜,全都消化到那个上面了。

这个教训。

到现在还记忆尤深。

同样的错误,可不能继续再犯。

得警醒。

可贾贵不听劝啊。

贾贵有贾贵的理由。

理由还异常的充沛,根本就是在掩耳盗铃。

“咱们不说不就行了,咱们不说这件事不就过去了,咱们不说安丘的侦缉队队长就不知道了啊。”

一句话。

莫说使得老九哭笑不得,就连站在贾贵面前,朝着贾贵索要饭钱的孙有福,都有些忍俊不禁了。

贾贵还真是贾贵。

这么自欺欺人的办法,也就贾贵能够想的出来。

“队长,你觉得这个办法行?”

“有什么不行的啊,你不说,我不说,就行了啊。”

“那他们那?”老九指着孙有福等人。

“他们敢说,就侦缉队的干活。”贾贵发狠道:“侦缉队不行,就去太君的宪兵队。”

“什么侦缉队?怎么又跑出侦缉队来了,让我做饭我就做饭,别用侦缉队恶心我行不行?我都恶心的没法做饭了。”手里抓着菜刀杨宝禄,从后厨走了出来。

明晃晃的菜刀,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也怨杨宝禄,没事干就磨菜刀,把一柄黑漆漆的菜刀愣是磨的溜光水滑,都能当这个镜子照了。

贾贵和老九当时就把这个身体给后撤了一步,杨宝禄这个愣头青,楞劲上来还真有可能用菜刀划拉他们一下。

要小心。

“杨宝禄,你拎着菜刀想要干嘛?”贾贵第一个开腔,口气较刚才怼孙有福时候的口气稍微有些软和。

武功再高。

也怕菜刀。

“贾队长。”杨宝禄看着眼前出现的贾贵,着实震惊了一下。

阴魂不散。

怎么那都有贾贵这个臭狗屎啊。

安丘。

驴驹桥。

又是安丘。

后面都跟着老九。

“可不是我贾贵。”

“还有我老九。”

“不对,驴驹桥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杨宝禄啊。”贾贵看着杨宝禄,尤其不放心杨宝禄手中的菜刀。

想了想。

决定保险一点。

撇嘴朝着老九吩咐了一句,“老九,掏枪。”

“干嘛掏枪?”刚


状态提示:第5章还钱,贾队长--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