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都市现代>我在地下交通站里当贾贵>第17章我去传递个情报

黑腾归三让贾贵和老九密切关注鼎香楼一举一动的命令,根本就是废话一箩筐,就算他不叮嘱,贾贵和老九两个人也会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

一开始的安丘城。

后来的驴驹桥。

贾贵等狗汉奸天天都得到鼎香楼报个到,画了押。

出发点不一样。

有些人是为了吃,奔着人家鼎香楼里面的驴肉火烧、驴杂汤来得,如老九、老六等侦缉队和徐副官等警备队。

有些人可不是为了吃,是在吃的同时想方设法的坑小鬼子,如贾贵、白翻译、黄金标等人。

主要是贾贵一边吃一边坑小鬼子。

在某些人心中,鼎香楼差不多已经成了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份子。

用贾贵当初回怼孙有福的原话来形容。

一天不到鼎香楼打个过站,这个身体就不怎么舒服,就觉得刺挠的厉害。

如此。

可见鼎香楼之重要性。

安丘鼎香楼是组织的交通站,驴驹桥鼎香楼也是组织的交通站,基于这一点,贾贵也得去鼎香楼一趟。

来得时候,贾贵在未开张的鼎香楼里面看到了第一部中以驴贩子身份出现,与交通站潜伏者水根进行单线联系的老冯头。

估摸着老冯头会把鼎香楼安丘重新开张的消息传回去。

这么一来的话。

安丘鼎香楼将会继续成为组织的交通站。

交通站第一部、第二部中,情报点之所以选择在了鼎香楼,自己等人出现在鼎香楼是最大的一个原因。

身为狗汉奸,自然晓得很多伪军或者小鬼子的事情。

这些事情,就是情报。

如这个出城征缴粮食,把守城门排查某些可疑人物,运送什么什么东西,等等之类的任务,就是组织灭杀、打击小鬼子的情报。

这是关键。

得把自己重新成为安丘侦缉队队长的事情告诉给老冯头,通过老冯头麻溜的让组织安排交通员到鼎香楼卧底,自己好借着吃饭,怼黄金标和夏翻译的机会,把这个情报告诉给人家,继而造成坑小鬼子的这个既定事实。

坑小鬼子,是贾贵的本职工作,可得把这个本职工作做好。

怀着这样的想法,贾贵领着老九于当日第二次迈步进了鼎香楼。

一点没变。

刚才什么样子。

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就过了两个小时,有什么可变化的。

没变化。

孙有福还巴巴的朝着贾贵索要着历年欠账,语气依旧是那么的豪横。

或许在孙有福心中,贾贵还是驴驹桥侦缉队队长,他这个驴驹桥的狗汉奸管不到安丘鼎香楼掌柜的头上。

这是孙有福的底气。

“贾队长,眼瞅着就到时间了,咱们之间的债,它可不能在拖了。”孙有福这是标准版本的地主逼债的口气。

唯一不同的区别。

是地主朝着租地的租户逼租,是欺负这个穷苦百姓。

孙有福则是朝着安丘地区赫赫有名的狗汉奸,驴驹桥侦缉队队长贾贵逼要饭钱,是在逼这个恶事情做绝的狗汉奸。

“孙有福,你这做的是人做的事情嘛,人家逼债,可都是年关才逼,现在距离年关还有大半年的时间,着什么急?”老九跳了出来,维护着贾贵。

没法子。

这个马屁他老九必须得拍。

一趟安丘之行。

贾贵是产房传喜讯。

高升了。

虽说还是这个侦缉队队长,可是在安丘当这个侦缉队队长,不在是当驴驹桥侦缉队队长,驴驹桥侦缉队队长和安丘侦缉队队长差着好几个级别。

贾贵都高升了,他老九身为贾贵的手下,怎么也得水涨船高在安丘当差啊。

为了自己也能调到安丘,老九在来得路上已经拍了贾贵好一段时间的马屁,听得贾贵都腻味了。

腻味了也得听。

怎么说也是为自己出头。

当下手一摆,撇嘴冷哼了一声,“老九,孙掌柜不会做事情,你还不会做事情嘛,你可不能像孙掌柜那么不懂事。”

孙有福真尼玛要吐了。

欠了我好几年饭钱,我找你要,结果还是我不懂事。

听听。

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加不讲理的事情吗?

还真有。

我欠你饭钱归欠你饭钱,可是照样从你这里赊账,有钱也不给。

“孙有福,别废话,麻溜的给我来几道好菜,今天可得好好庆祝庆祝。”

“庆祝什么啊?庆祝你们又挨了小鬼子的大嘴巴子?”一根筋的杨宝禄,在听了孙有福那番所谓的贾贵这个驴驹桥侦缉队队长管不到安丘头上言论后,这个胆子立马大了很多,之前喝点酒才敢说的话,此时不喝酒就敢往外冒。

“小子,你说太君不是太君,是小鬼子,你这是目无太君,罚款二百。”老九脑袋真是灵活,立马想到了这个捞钱的法子,说杨宝禄叫小鬼子的行为,是对小鬼子的不敬,要罚款,要考核,更把巴掌伸在了杨宝禄面前。

干嘛?

要钱。

两百罚款,一分不能少。

老九是死要钱。

杨宝禄是要钱不要命。

钱。

老子没有。

命倒是有一条。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杨宝禄脖子一梗,双手如唱戏演员一般的比划了一个架势,“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宝禄,你不要命了?瞎说什么?”孙有福赶紧打圆场,这都闹出十八年又一条好汉了,可不得打这个圆场嘛。

状态提示:第17章我去传递个情报--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